新聞資訊-創立智庫-新聞詳情

淺談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投資模式

發布時間:2018-12-14

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是以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化服務為核心,以政府權力清單為基礎,以信息化技術為支撐,創新實踐“互聯網+”思維,開啟從“群眾跑腿”到“數據跑腿”的服務管理新模式。2016年3月,李克強總理在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首次提出要大力推行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,標志著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正式納入國家戰略。隨后,《加快推進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工作的指導意見》、《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技術體系建設指南》等中央文件陸續出臺,各地區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開始進入“快車道”。

在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建設中,依據項目投資主體、建設主體、運營主體的不同,有多種投資模式。本文從宏觀視角,列舉政府投資、社會資本投資、政府與社會合作投資三大模式,并結合創立科技在智慧政務建設方面的研究和經驗,對各自的優劣進行簡要分析。

政府投資:

政府投資是較為普遍應用的一種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模式,該模式下,政府利用自身財政資金、憑借所掌握的管理和技術手段對整個的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建設進行獨立投資、規劃和后期運維工作,建設成果主要用以為市政機關、單位和公眾提供服務。

在這種模式中,政府可將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的設計、建設、運營等環節外包給其他公司,項目建成之后,優先保證用于政府機關和相關單位的公共服務部分,在此基礎上再有計劃地進行其它增值類應用服務推廣。

 

政府獨自投資建設的優點是,政府可以控制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成果的使用方式和經營模式,不需要與合作方進行復雜的商務談判和協商,同時,政府能夠對工程進行嚴密的控制并對運營過程進行深入監管,保障建設成效。

這種模式的缺點也是非常明顯的,其一,政府需要承擔投資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的全部費用,這會給政府造成巨大的經濟負擔,必須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作保證;其二,政府須承擔投資風險,政府從財政中專門撥款投資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,并且承擔運營和維護的全部成本,這對于缺乏運營經驗的政府部門來說存在一定風險;其三,政府要負責全體系的運營和維護,需要政府具備建設和運營能力,往往需要投入專門的人力去負責此項工作。


社會資本投資:

政府的監督下,由社會資本進行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投資建設以及后期運營,全面進行商業化運作。這種模式下,投資方前期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建設,以打造和開發項目的商業價值為重要目標,依靠運營過程回收成本。
 

社會資本投資建設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的優點在于:首先對于政府而言,在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建設與運營的過程中進行必要監管和政策引領外,不承擔任何具體工作,也不存在投資風險,政府的角色相對輕松;其次,由于整個項目的經營權完全掌握在建設方手中,因此能夠極大地調動社會資本方建設與運營的積極性,動用一切資源全力投入到項目建設運營中去,可以充分利用其已有的管理、資本、技術、市場等優勢。

此種模式的缺點是: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是體現政府工作理念從管理型向服務型轉變的基石,以優化業務流程、提高辦事效率、方便百姓生活、提高服務水平為目標,強調政府的社會治理、服務和監督能力,有較強的公共屬性。由于所有權與運營責任主要在社會單位,政府話語權相對較弱,難以對建設成果進行全面干涉和掌控,難以對運營情況進行深入的監管,也存在公共服務質量和效率難以得到保證的風險。

政府與社會合作投資:

政府、社會合作進行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的投資模式,主要是涉及政府和社會參與單位到兩個主體之間的分工、協調與合作。在剛開始進行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建設的時候,政府要投入必要的資金,進行一些前期基礎性的建設,同時應該制定相關的政策和法律法規、形成交流合作機制,保證建設與運營工作的整體環境良好。社會單位則在整體工程開始之后全面參與,利用已有的優勢在政府的支持下進行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后期的建設運營和維護工作。這種模式屬于兼顧型,首先是政府出面支付購買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所需的技術和服務,實現為公眾提供免費的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基礎服務;其次,建設單位可以通過運營和提供多種形式的增值服務來獲取市場收入,實現盈利。


政府、社會合作運營模式的優點包括:第一、政府節約了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建設資金,僅需支付部分資金用于購買公共服務,財政壓力較??;第二,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項目的建設實施和運營可交由社會單位負責,政府僅提供支持,對政府來說風險較??;第三,社會單位能通過靈活配置投資和收益模式來達到政府監管、“互聯網+政務”公共服務、企業運營的平衡,既保證政務公共服務的需要,又能實現項目盈利;第四,社會單位對于整個項目有一定的主動權,從而會積極參與項目流程,努力提升“互聯網+政務”水平。

這種模式也有一定的弊端,即社會單位會謹慎地考量合作協調過程,以將自己所承擔的風險降到最低。因此有必要通過相關的協議,提前厘清雙方權責,規避可能存在的風險;其次,投入資金的回收很大程度上依靠出售服務和提供增值服務,投資的回收期可能會延長,政府的參與度對于社會合作單位的決策有關鍵影響。

進一步深化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,充分運用信息化手段解決企業和群眾反映強烈的辦事難、辦事慢、辦事繁的問題,是黨中央、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。投資是推動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的重要環節,投資模式決定了資金量多少、投資回報期長短、投資所得收益高低、投資風險、所需要準備的資源及必須符合的規章監管等。不同的主管部門應當依據自身財政水平、資金運用風險、項目管理運營能力等因素,匹配選擇最為適宜的投資模式,推動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建設,全面實現構建方便快捷、公平普惠、優質高效的網上政務服務體系目標。


作者簡介:龍浩,從事過通信網絡規劃、技術支持,運營商本地傳送網建設項目管理,旅游信息化咨詢規劃相關工作。在智慧旅游方面有較為深厚的積累,曾參與多個省市及景區的智慧旅游咨詢規劃和方案設計。目前就職于中通服創立信息科技有限責任公司,擔任咨詢顧問崗位。主要研究方向:智慧城市、政務服務、旅游行業、物聯網技術。